张曜夏春雨(怦然心动:少女的第 15 次初恋)全文阅读_《怦然心动:少女的第 15 次初恋》全集在线阅读

以现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《怦然心动:少女的第 15 次初恋》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,“游三”大大创作,张曜夏春雨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,梗概:对于少女来说,每一场恋爱都是第一次恋爱再普通的我们,也会变成别人眼里闪闪发光的宝贝,总有一天,会有一个人穿越人海,走到你面前,对你说出那句「我愿意」

小说:怦然心动:少女的第 15 次初恋

类型:现代言情

作者:游三

角色:张曜夏春雨

经典现代言情小说《怦然心动:少女的第 15 次初恋》推荐大家阅读,本小说作者“游三”是个网文大神。主要讲的是:​”谁会为了男人蹦极啊!瓜兮兮的!活命最重要啊!””就说她刚才是在演戏吧,露露,我看她就是故意搞破坏。”我听到有人骂我,回过头,看到一个女生,有点面熟,想不起来是谁了,不过站在她旁边的那俩人我认识,周炎,我上辈子的男神,白露,他正在追的姑娘。哦,想起来了。周炎带白露蹦极,蹦完之后他俩就在一起了,我的三年暗恋彻底失败

评论专区

好莱坞往事:斯皮尔伯格不是在美国被扒是个LT癖吗,主角…….

码农修真:if (我有七颗龙珠) 许愿成功else 许愿失败。这不是码农…………

江湖心远:综武主世界加变种无限流。文笔很好,用词讲究,作者对塑造意境很有心得,可惜结局虎头蛇尾减分,更多介绍看长评

怦然心动:少女的第 15 次初恋

第 3 节 来不及说我爱你

这是我死去的第十年。
这天,阎王找上我,告诉我可以重回人间,代价是:我会忘记自己死亡的原因。
他会给我十天时间,如果我能找回真相,他就让我重生。
我同意了。
倒计时:10 天01一睁开眼,我站在山崖之上,身上绑着安全绳,工作人员正在和我讲注意事项,我往下看了一眼,吓得腿软,什么鬼,我可不想刚回来就因为蹦极事故又回去。”
莫要说喽!
我不跳!
我现在就要回去!”
我让工作人员解开我身上的安全绳。
他愣住了,念叨现在的小女娃儿怎么变得这么快,刚才还说失恋了死活要下去,这刚系上又变卦了。”
谁会为了男人蹦极啊!
瓜兮兮的!
活命最重要啊!”
”就说她刚才是在演戏吧,露露,我看她就是故意搞破坏。”
我听到有人骂我,回过头,看到一个女生,有点面熟,想不起来是谁了,不过站在她旁边的那俩人我认识,周炎,我上辈子的男神,白露,他正在追的姑娘。
哦,想起来了。
周炎带白露蹦极,蹦完之后他俩就在一起了,我的三年暗恋彻底失败。
但我现在一点都不想管这两个人的爱情,妈呀,我就要死了,哪有工夫管什么情情爱爱,我甚至有一种直觉,离周炎越远越好,远一点才能保命。
我想走,结果被那女生拦住了,她说不能走,今天大家都得跳。
看了吧,我就说要离远一点,不然多的是人来找麻烦。
反正马上就要死了,我现在不想让着任何人,问她:”我要是不跳呢?”
她大概没想到我会反驳,因为上辈子的我是一个谁都能捏的软柿子,她和白露一个唱红脸,一个唱白脸,常常联手欺负我,而我除了偷偷掉眼泪,什么也做不了。
但是今天的我已经不是十年前的我,她见说不过我,回头问周炎:”说好了社团团建,社长,她这样搞特殊不合适吧。”
如果是之前,我会因为不想要周炎为难,选择跳下去,但现在不一样,他为难不为难关我屁事,反正他心里压根就没有我,我干嘛要在意他的处境。
果然,周炎看向我,冷淡地说:”确实不合适,这个活动所有人都要参加。”
一丝得逞的表情爬上那女孩的脸上,她念叨装什么装,刚才不是第一个冲上去吗。
白露站出来,装识大体:”说不定乔乔是想到了什么,又畏高了呢,我们还是不要难为她了,不然乔乔帮我们拍照好了,周炎,你说呢?”
她这副话事人的姿态令我作呕,她也是个社员,我凭什么听她的安排。
我本以为周炎会听白露的话,谁知他看向我,说:”不用,我陪她跳。”
这是什么发展?
我还没反应过来,周炎就问工作人员:”是不是可以双人跳,我陪她一起。”
等一下,如果我没记错,上辈子周炎是陪白露跳的,还在空中大喊白露我喜欢你,白露回应我也喜欢你,下来之后两人就难舍难分了,这还成了社团的一段佳话。
现在周炎竟然要陪我跳,那他带白露来蹦极的意义是什么,很明显,这发展白露也没想到,她没憋住,脱口而出:”周炎,那我怎么办?”
”露露,你和刘可欣一起跳吧,既然是社团活动,我不能丢下乔乔不管。”
”可是你昨天明明答应我了……””对不起,我晚上请你吃饭,好不好?”
他俩的琼瑶爱情剧我不想参与,于是我趁没人注意溜走了,等到有人发现时,我已经挥了挥手,跟他们告别:”我先回酒店了!
你们慢慢跳!
回见!”
02我当然不会在酒店等他们,我哪有空陪他们团建,我收拾好行李,想找车走人。
结果,天不遂人意,最后一班回去的车已经出发了,我只好等第二天早上,我躺回酒店睡大觉,出乎我意料,他们回来时,没人提起那段爱情佳话。
我一打听才知道,我跑了之后,周炎说既然少了一个人,那这个活动也没必要进行了,等下次凑齐人再蹦极吧,接着就解散自由活动了。
确实,像他会说出来的话,但他何必呢,有没有我都不耽误他告白,还是说他很注重仪式感,必须要在所有人面前告白,靠,这也太装了吧。
我有点无语,晚上聚餐时我去了,就坐周炎对面,我埋头干饭,不想理他们。
就是点菜的时候,服务员问有没有忌口,周炎说了句不要香菜,我愣了一下,接着就听到刘可欣说:”社长好贴心哦,连露露不吃香菜这种细节都记得住。”
我自嘲一笑,不明白我在期待什么,吃了没几口,我就借故回房间了。
结果!
我竟然闹肚子了!
我第四次从洗手间出来时,和我住在一起的应婕担忧地看着我,问:”乔乔你没事吧,你带药了吗?”
”没有。”
我脸色发白,朝她摆摆手。”
我也没带啊,你等我一会儿,我去帮你问问别人。”
应婕说完这话就出去了,房间里恢复了安静,我疼得趴在床上,心里有点纳闷,我的胃一直挺好,今晚吃得也不多,也没喝凉水,怎么会闹肚子。
不会是有人给我下泻药吧?
脑海中蹦出这个念头后,我悲催地拍了下脑袋,阎王爷啊,我不会是腹泻而死吧。
阎王爷没搭理我,看来不是这个原因,我还在胡思乱想,有人敲门,我爬起来,弓着身子去开门,我以为是应婕回来了,看也没看,就又回到床上。”
吃坏肚子了?”
周炎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,我吓了一跳,回头看他。”
你怎么进来了?”
”你给我开的门啊。”
我说我的意思是他怎么来找我了,他说听应婕说我闹肚子挺严重的,就来看看我,还扔给我一盒药,让我吃了,我说谢谢,他又去帮我倒了杯热水。
他坐在对面,我俩大眼瞪小眼,没人说话,还是我先主动问:”你过来找我,白露不生气吗?”
他耸了耸肩,没说话,我又说:”哦,我懂了,单纯关心社员是吧。”
周炎皱了下眉,刚想说什么,就有人推门进来了,刚才周炎没关门,来人是白露,她看我趴在床上,愣了一下,但没理我,而是给周炎说大家都在等他开会。
他点点头,起身倒了杯热水放到我床头桌上:”不舒服给我打电话。”
我把头扭过去,不想理他,他叹了口气:”乔乔。”
后面的话,什么也没说。
03我和周炎的故事,说到底,就是一本糊涂债。
我和他是高中同学,高三那年做了同桌,后来又考上了同一所大学,他是个学霸,长得又帅,觊觎他的姑娘不少,我也算其中一个,但我不敢告诉他,他也一直把我当做好哥们儿。
后来我和他考上了同一所大学,我无数次想告白,但始终没有机会,最重要的是,我见过他的历届女友,和我实在不是一个风格,渐渐地,我就更不敢说了。
有些时候,我也会恍惚,周炎是不是也喜欢我,但很快就会自己推翻。
比如,他会记得我每个月来例假的日子,提前买好红糖和暖贴扔进我的包里,一开始我很感动,但后来我发现他对每个女朋友都是这样,我并不是例外。
我问过他为什么,他说高三那年,有次我痛经到脸色苍白,把他给吓到了,那时候他就习惯帮我买红糖和暖贴了,所以这只是他的习惯,并不是因为爱我。
有男生给我告白,他会帮我把关,不是骂这个是海王,就说那个脾气不好总是和别人打架,但他一直给我介绍他的室友,还说他室友靠谱,我们在一起他也放心。
这几年,我没谈过恋爱,他自己却恋情不断,每次分手了都喊我陪他喝酒。
有一次喝多了,我俩差点就发生了点什么,但我凑到他面前,离他的嘴唇只有一寸距离的时候,他突然清醒了,对我说:”乔乔,不可以,我们是好朋友。”
这句话狠狠伤到了我,很快,我就找了个男友,但没几个月就分了,因为我悲哀地发现,和那人在一起的时候,我满脑子都是周炎,一直在比较,大家都不开心。
分手之后,我们两人的关系又恢复到之前,我本以为历尽千帆,这次我们一定会在一起,可是白露的出现,还是打破了这一切。
他和白露是在图书馆认识的,说来好笑,我这人赖床,起不来,一到周末,图书馆人巨多,周炎经常早起帮我占座,那天我起床之后,化好妆到了图书馆,才发现我的位置上坐了一个陌生女孩,穿着蓝色裙子,正和周炎相谈甚欢。
我当时特别生气,一下就冲了上去,周炎看到我,吓了一跳,问我怎么这么急。
他指着白露说:”这是白露,今天刚认识的学妹。”
她朝我笑笑,但我笑不出来,周炎又指着我说:”乔乔,我好朋友。”
好朋友。
三年了,这就是他给我的定位。
我突然觉得特别没劲,掉头走了,他也没出来追我,估计是和白露吃饭去了。
几天之后,他攒了一个蹦极的局,后来,他和白露就在一起了。
上辈子,我喝多了去找周炎,质问他到底喜不喜欢我,他当时怎么说的来着,哦,对,他看着我,一字一句:”乔乔,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。”
倒计时:9 天我又在这个鬼地方待了半天,不怎么拉肚子之后,我就坐车跑了,周炎问我去哪儿了,我没搭理他,直接关机了。
我请假回家了,见到我,爸妈都愣住了,问我是不是在学校受委屈了。
我鼻头一酸,哭了出来。
10 年了,我已经有十年没见到他们了。
我抱着我妈,哽咽地说:”妈,我好想你。”
之前,我总是羞于对父母表达爱意,但死了之后才知道,有些话如果不说,就再也没有机会了,面子什么的,在生死面前,根本不值得一提。
我妈也哭了,但她嘴硬,说我怎么越大越粘人了,我老汉儿抱着我们娘俩说:”别哭了,孩子回家是好事,晚上给你娘俩做好吃的。”
”我想吃火锅!”
我妈说我是小馋猫,我笑笑没说话,10 年了,我一直想念我们一家人吃火锅的日子,但我死了,鬼是不用吃饭的,渐渐地,我快要忘记那个味道了。
我回到自己的房间,发现很整洁,和我住在家的时候一样,连窗台上都没有灰,我爸说我妈隔几天就会帮我擦擦房间,我又泪**,说:”爸,我好爱你们。”
这一路奔波太累了,我躺床上睡着了,醒来后,天已经黑了,我有些迷瞪,不知道是梦还是现实,我立刻坐起来,下床,打开门,客厅亮着灯,我妈回头给我说:”醒了啊,快洗洗手吃饭吧,正好你老汉儿刚做完饭。”
真好,原来不是梦。
尽管很思念父母,但我也知道不能在家里待太久,因为我要找到死因,我第二天就回学校了,应婕看到我,拉着我说:”乔乔,你回来了!”
周炎和白露彻底闹掰了,好像是白露喝多了给周炎告白,但是被周炎拒绝了,听说她还问周炎,是不是喜欢我,周炎承认了,现在局面很尴尬。”
等等,你刚说什么,周炎说他喜欢我?”
”对啊。”
”这消息属实吗?”
我觉得有些扯淡,他当初拒绝我时的狠劲,我记得很清楚。
应婕想了想,说她也不知道真假,但她觉得不管真假,周炎喜欢我一定是真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