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寻厉千帆(厉爷怀里的小撩精是个隐藏大佬)全文免费阅读_陆寻厉千帆完整版免费阅读

很多网友对小说《厉爷怀里的小撩精是个隐藏大佬》非常感兴趣,作者“顾潇”侧重讲述了主人公陆寻厉千帆身边发生的故事,概述为:陆家的真千金回来了
陆寻从一朵高岭之花成为众矢之的只在一夜之间
养母:“赶紧离婚把厉太太的位置空出来给你姐姐!”
莫明出现的姐姐:“赶紧滚出上京,这里容不下你!”
初恋:“跟我联姻,你还是上流社会的宠儿”
……
当身份被曝光
上京只手遮天的爷:“不离婚,我就是你的靠山”
陆寻:“我需要?”
后来
某位爷圈着人,轻哄:“宝宝,不离婚,你当我靠山?”
某宝宝:“你好,爹;请滚,爹”

第7章 找个男人,结婚

陆寻拉门上车后,一个袋子扔到了陆寻怀里,“换衣服,爬山。”

陆寻瞥了穿着运动装的男人,把袋子放到自己的脚边,“不去,回家。”

厉千帆把人扯到自己身旁,抬手就开始拉她连衣裙的拉链,“不行,必须去。”

陆寻拧眉,按住他的手,“你有病吧,逛一天都累死了,爬什么山,你要爬,随便找个人不就行了?折腾我干什么。”

厉千帆挣脱她的手,“自己换还是我帮忙?”

陆寻白他一眼,三下五除二的换上运动装,踢了高跟鞋盘腿坐在车座里,拿了瓶酸奶慢悠悠喝着,手下还玩儿着游戏。

厉千帆从未见过她这么肆意妄为的样子,有些愣神。

陆寻看他一眼,把酸奶递给他,“你喝?”

厉千帆拍了下她的膝盖,“好好坐着,一点儿规矩都没有。”

“那我下车?萧烈,停车。”陆寻拧着酸奶瓶盖喊道,“把我放前面公交站。”

萧烈选择性耳聋,没有应她的话。

厉千帆拉住手搭上车门的人,“不停车你还想跳下去?”

陆寻抽回自己的手,“那你事儿那么多,以前也没见你这么多事。”

以前,她也不总见他。

虽是夫妻,见面的时间却少的可怜,一般都在床上见。

厉千帆理了理她的卷发,“升了副院长之后,还想干什么?”

陆寻低头玩儿着游戏,思考了几分钟才道:“找个男人,结婚,养只狗。”

厉千帆敛眉。

这还没离婚呢!

她就想着找男人了?!

谁给她的胆子!

陆寻见他不说话,身上又泛着冷意,打趣道:“厉总,怎么了?受刺激了?”

厉千帆把人拎到自己腿上,捏住她的下巴,“我用过的女人,还有人敢要吗?!”

驾驶座的萧烈发誓,他不想听见的,可是这听见了,只能心里暗骂一句。

傻逼!

有这么跟自己亲媳妇说话的吗?

情商呢?智商呢?

都被狗吃了吗?

陆寻坐在厉千帆腿上,忍着打人的冲动道:“厉总还挺自信,以为没人惦记我吗?”

有没有人惦记她,她不清楚,但是人家把话都说的这么难听了,就算没有,她也得给捏一个出来!

不然她的脸面往哪里放!

瞬间,厉千帆的脸黑的比锅底还黑,握着陆寻纤腰的手微微收紧。

陆寻吃痛,睨视着他道:“放开!疼死了!”

“敢惦记我东西的人,下场都不怎么好!”

陆寻哼了声,见他没有放开的意思,淡然的靠到他怀里打了个哈欠,“厉总真厉害!”

是讽刺!

厉千帆垂眸看她,剑眉微蹙。

这女人还真是随便,他在气头上都能睡着!

陆寻才没想那么多,纯属逛街累了,就想休息会儿,不想跟他浪费时间打嘴仗!

黑车到雾灵山后,厉千帆摇醒怀里的人,厉声道:“到了,下车!”

陆寻烦躁的拂开他的手,“你这么想爬,不如你背我上去吧,还省时间。”

萧烈刚想提醒厉千帆答应,就听厉千帆道:“没长腿吗?还是养废物了!”

萧烈无语了。

要不辞职吧,这第一财团的助理当着真累!

陆寻慢吞吞的下车,捶着自己的腰打着哈欠看着前方昏黄的路灯,深吸一口气,伸了个懒腰看向身旁的男人道:

“这晚上要是有劫道的怎么办?我可不会保护你!”

“我需要你保护?”厉千帆不屑道。

陆寻耸耸肩,“那碰到劫道的,看谁跑的快!”

厉千帆推着她往山上走,“敢劫我的人,还没出生呢!”

陆寻没说话,揣着手慢悠悠的走在他身旁。

月明星稀,月光拉长两人的影子,交叠在一起。

山道寂静,连个鬼影都没有。

陆寻越走越清醒,困意全无。

活了二十一年,还没有这么无所事事的时候了。

还挺舒服的,就是身旁的男人有些煞风景,黑着个脸,看谁都像欠他八百万似的。

而后,陆寻笑了声。

好像是有挺多人都欠他钱,毕竟他开了银行,服务的还是那些有头有脸的人。

厉千帆见她突然笑出声,揉了下她的头发,“什么事这么好笑?”

“没事,就觉得厉总应该很招人喜欢。”

行走的**机是真招人喜欢。

“喜欢我的不是喜欢钱就是喜欢权,都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陆寻十分赞同的点头,“重点是你这个人除了这些也没什么招人喜欢的了。”

自大、狂妄、暴躁!

要是有人单纯喜欢他这个人,那那个人一定脑子有大病!

厉千帆偏头看她,把人揽到怀里,“我感觉你心里在骂我!”

这两天他感觉她变化挺大的,整个人都跟放飞了一样!

有些明媚刺眼!

其实像她这样的人,何时何地都是刺眼的,她美的不可方物,又睿智到足以跟上他所有的思维。

跟她交流,一个眼神就够了。

一句废话都不用多说!

陆寻脱离他的怀抱道:“快走吧!上山找家酒店,都快累死了!”

厉千帆跟上她的脚步,快步往山上走去。

忽然。

山道上蹿出两个蒙面人,手里举着刀,大吼一声:“打劫!”

陆寻噗嗤笑出声,“微信还是支付宝?”

劫匪:“???”

好配合!

厉千帆拍了下陆寻的头,“你尊重一下人家的职业!”

劫匪:“……”

这两人一点都不尊重他们!

陆寻揉着头看向劫匪,“你们要多少?”

“五百!”一个劫匪道。

“我们两个人,你们就要五百?”陆寻不可思议的问。

她撞了下厉千帆的胳膊道:“他们是不是在骂我们两个是二百五?”

劫匪:他们没有!

厉千帆睨视着两个劫匪,声音冷厉如冰刃:“二维码!”

劫匪看了眼眼前的男人,颤颤巍巍的递出手机。

陆寻摇摇头,抱起胳膊道:“你俩是不是业务不熟悉,腿别抖!你们是劫匪还是我们是劫匪?我们都没有反抗,你们硬气一点!”

咚的一声,劫匪的手机被吓掉到地上。

陆寻撞了下厉千帆的胳膊,“你淡定,凶什么凶,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,说不定哪天在新闻上还能看到他俩呢!”

“我就看了他俩一眼!”厉千帆抱着胳膊道。

劫匪:“……”

那后面那堆拿着枪指着他们的是鬼吗?